<noframes id="d1jzj">
    <thead id="d1jzj"></thead>
      <address id="d1jzj"><address id="d1jzj"><nobr id="d1jzj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1jz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生態(tài)文學(xué) | 一年好景君須記

             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3-11-30 來(lái)源: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 作者:方如

                時(shí)值仲秋,滿(mǎn)大街的銀杏葉子已微露黃意,法桐枝頭也在悄悄醞釀著(zhù)要飄紅,大海則消退暑熱,日趨澄澈、碧藍,此時(shí)的青島,氣清景明,安穩自持,正處于一年當中最為舒爽宜人的時(shí)節。
                跟隨由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、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組織的“大地文心” 生態(tài)文學(xué)作家采風(fēng)團,我在三天時(shí)間里集中感受青島市西海岸新區,這片云集眾多優(yōu)勢產(chǎn)業(yè),位列十九個(gè)國家級新區前三強,引領(lǐng)青島市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龍頭的所在,是如何在保證經(jīng)濟迅猛發(fā)展的同時(shí),有效治理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實(shí)現天藍海碧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。
                是的,共生。人與山川湖海、鷗鳥(niǎo)走獸一樣,彼此不是征服、主宰、控制、對立的關(guān)系,而是唇齒相依、休戚相關(guān),一體性的存在。
                從小出生、長(cháng)大在大興安嶺林區,工作后又來(lái)到膠東沿海,曾經(jīng)有過(guò)許多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?!苯?jīng)歷的我能日漸堅信這一點(diǎn),要拜親身的經(jīng)歷所賜。
                1987年5月,年少的我,經(jīng)歷了大興安嶺森林大火?;馂漠斖?,站在大河中央的淺灘上,擠在驚魂未定的人群里,我眼睜睜地目睹身后的小鎮一點(diǎn)點(diǎn)被恍若噩夢(mèng)般從天而降的山火侵蝕、吞沒(méi),至今難忘。
                2008年7月,我臨時(shí)回到原工作單位幫忙報道當年的奧運會(huì )帆船帆板比賽。在機房剪片子時(shí),我第一次聽(tīng)一位同事說(shuō)起滸苔。后來(lái)就常在馬路上看到一輛輛拉著(zhù)濕淋淋、沉甸甸滸苔的大卡車(chē)疾馳而過(guò)。再后來(lái),有關(guān)“大海變草原”的報道,更是屢屢在各大平臺刷屏。
                這曾經(jīng)是我生活里感知到的自然。印象里,它平日有一張你自以為很熟,甚至會(huì )覺(jué)親近,以至習焉不察的臉。然而,一旦條件起變化,它就會(huì )突然變臉,變得面目全非。想必那就是它在以自己的方式提醒人類(lèi):它也有生命,有力量;可以如人所愿地順從、效力,也可以魚(yú)死網(wǎng)破地去反擊、報復。
                而作為號稱(chēng)“宇宙之精華,萬(wàn)物之靈長(cháng)”的人類(lèi),也的確需要被提醒。自從進(jìn)入工業(yè)時(shí)代,人類(lèi)就加速了與自然的角力:大量開(kāi)采并揮霍資源,肆意使用各類(lèi)化學(xué)制劑,無(wú)序排放各類(lèi)污染物……這一切似乎無(wú)可厚非,不過(guò)就是為了讓自己的生活更便利、舒適。但是,當欲望沒(méi)有限制,危害就會(huì )越位升級……當然,認識到這一點(diǎn),回歸刀耕火種,已絕無(wú)可能,我們需要的是建立“生態(tài)優(yōu)先,綠色發(fā)展”的共識。
                此行最讓我受觸動(dòng)的一刻,發(fā)生在中德生態(tài)園,觀(guān)看那部講述生態(tài)園建設的宣傳片。從創(chuàng )建初期如何對待園區內的幾棵樹(shù)講起,宣傳片講述了建設者們如何在建設過(guò)程中盡最大可能保留原有的地貌肌理。
                全片結束,光影暗去,我依然沉浸在片子的視聽(tīng)體驗中。藝術(shù)是人類(lèi)反映在自然里的影子,我想自己之所以能被那片子打動(dòng),是它呈現出了我向往的人與自然互動(dòng)的方式,且因這呈現,讓我對將來(lái)身邊能越來(lái)越多涌現這樣的現實(shí),更有信心。
                起身離開(kāi)放映室,耳邊卻還余音不散,我這才意識到片子里使用了大量的自然音效:風(fēng)的聲音,流水的聲音,蟲(chóng)鳴鳥(niǎo)叫,孩子們的歡聲笑語(yǔ),當然還有表述方式的“潤物細無(wú)聲”,及配音風(fēng)格與音效節奏的各自安好,和諧相融。
                來(lái)自大自然的真實(shí)聲音,比任何配樂(lè )都更具表現力!我想起羅曼·羅蘭的小說(shuō)《約翰·克利斯朵夫》的結尾,從小被視為音樂(lè )神童,一生執著(zhù)于音樂(lè )創(chuàng )作的克利斯朵夫,在彌留之際想的是“我們的音樂(lè )只是幻象,我們的音節是憑空虛構的東西,跟任何活的東西沒(méi)有關(guān)聯(lián),這是人的智慧在許多實(shí)在的聲音中勉強找出來(lái)的折中辦法,拿韻律,去應用在無(wú)窮上面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不錯,正如真正偉大的科學(xué)家一定是能從心底里深切體會(huì )到人類(lèi)無(wú)法理解的東西的確存在,因而越發(fā)敬畏自然的神秘一樣,真正有效的藝術(shù)化表達,一定也都是從自然中來(lái)。人需不時(shí)走出來(lái),走到真正的自然中續力補氣,一次次被點(diǎn)醒、激活,才有可能更從容地前行。
                2023年9月,美好的時(shí)節,在青島,西海岸,感受這番人與自然的良性互動(dòng),讓我難忘,亦讓我越發(fā)相信:無(wú)論不斷探索自然的奧秘,訪(fǎng)幽尋寶,還是忘情于自然萬(wàn)物,寄托情懷,紓解郁悶,陶冶情操,人對自然的熱愛(ài)就是與生俱來(lái)的天性,不僅是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根基,更是自身精神成長(cháng)的必須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【作者簡(jiǎn)介
                方如,中國作協(xié)會(huì )員,山東省作協(xié)簽約作家。在《十月》《天涯》《北京文學(xué)》《人民文學(xué)》等期刊發(fā)表中、短篇小說(shuō)近200萬(wàn)字。出版小說(shuō)集《看大王》《聲鋪地》,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玫瑰和我們》《背叛》。曾獲泰山文藝獎,《黃河文學(xué)》雙年獎等獎項。
              人人爽人人澡人人高潮|国产精品亚洲а∨天堂免在线|2020国产成人综合网|国产成人久久婷婷精品流白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