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d1jzj">
    <thead id="d1jzj"></thead>
      <address id="d1jzj"><address id="d1jzj"><nobr id="d1jzj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1jz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黃河三角洲之聲

             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1-17 來(lái)源:中國環(huán)境報 作者:肖輝躍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黃河三角洲(圖片源自網(wǎng)絡(luò ))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黎明的風(fēng)蕩向黃河兩岸,遙遠的地平線(xiàn)上掛著(zhù)一輪紅日。離紅日越遠,云層的色彩也越淡,從一片火紅,到局部的橙黃,再到大朵鑲著(zhù)金邊。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呈現深紫色,一直到無(wú)邊的淡藍色天空。隨著(zhù)太陽(yáng)升起,漸漸照亮了隱沒(méi)在云層之下的大地:潔白的荻花在晨風(fēng)的輕拂下微擺著(zhù)腰身,收割后的野大豆地上竄起一群禿鼻烏鴉。就像風(fēng)刮起的黑塑料袋,烏鴉隨意掛在路兩旁的電線(xiàn)上。
                越來(lái)越亮的天空中開(kāi)始出現無(wú)數個(gè)黑點(diǎn),黑點(diǎn)又連成無(wú)數條直線(xiàn),無(wú)數條彎曲的波浪線(xiàn)。線(xiàn)條與線(xiàn)條一會(huì )交叉,一會(huì )兒平行,一會(huì )兒又折疊,又組成無(wú)數個(gè)三角形、長(cháng)方形、梯形。就像文具廠(chǎng)的流水線(xiàn),這些幾何圖形在天空的軌道上快速滾動(dòng)。與此同時(shí),空中傳來(lái)一陣陣雁鴨類(lèi)深沉的“哦嘎哦嘎”聲,鶴類(lèi)高音喇叭似的鳴唱,以及各種各樣的咯吱聲、呱呱聲、呵呵聲,鬧哄哄的,就像天空也建了一個(gè)菜市場(chǎng)似的。
                每年從10月開(kāi)始,隨著(zhù)西伯利亞的第一縷風(fēng)向南吹,黃河三角洲這個(gè)“天空菜市場(chǎng)”就開(kāi)業(yè)了。
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個(gè)國際“菜市場(chǎng)”。來(lái)自北極圈、西伯利亞、遠東地區以及我國東北三省的各路鳥(niǎo)兒,都匯聚于此——中國暖溫帶保存最完整、最廣闊,也最年輕的濕地。
                隨著(zhù)太陽(yáng)的升起,鳥(niǎo)鳴聲逐漸分散。憑著(zhù)基因的指引,每一只鳥(niǎo)兒都知道,哪一片土地是屬于它們的專(zhuān)用食堂。它們在濕地上空低低地盤(pán)旋幾圈,嘴里低聲咕噥著(zhù),好像在問(wèn)候這里的每一片水面,每一根蘆葦,每一枝荻花,每一垅被收割的土地,也好像在征得它們的同意?!昂?,老朋友,我們又來(lái)嘍?!比缓?,以各自的方式,撲打著(zhù)翅膀,朝著(zhù)歡迎它們的大地緩緩降落。
                一群白鶴落在玉米地里,玉米已經(jīng)收割,玉米稈倒在地里。它們那些全身還是黃色的幼鶴真是一群幸福的孩子,被它們的父母、兄弟、親友團團圍在中間。當所有的白鶴都用它們的長(cháng)喙認真地挑起玉米秸稈,從里面篩選著(zhù)每一粒漏掉的玉米粒時(shí),幾只年長(cháng)的白鶴分散到鶴群中間,充當起整個(gè)白鶴家族的保安。一大群豆雁、白額雁也聞到了玉米地里收割的氣息。它們高聲嚷嚷著(zhù)來(lái)到白鶴的腳下,再次充當起這片玉米地是否富足,也是否仁慈的檢驗官。
                麥田里是另一幅場(chǎng)景。遠處的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揮舞著(zhù)它們的長(cháng)袖,拖拉機在來(lái)回耕作,有幾個(gè)農民彎著(zhù)腰在地里干活。還有更多趴在泥地里干活的是各種雁,各種鶴。這些鳥(niǎo)把靠近它們的特權都賦予了與它們一樣彎腰在大地上干活的農民,把它們的歡呼聲與贊美都送給了拖拉機。任何試圖站在馬路中間、田壟上,不花點(diǎn)功夫就想看清它們的想法都是單純的,它們絕不會(huì )把信任送給陌生人。麥田里的土坷垃,還有橫掃麥田的風(fēng),都給它們穿上了一層隱身衣。就算你舉起雙筒望遠鏡,就算你架起單筒,你看到的都是在麥地里浮動(dòng)的影子,像跳舞的蒼蠅,還要打上馬賽克。只有當拖拉機駛到離它們足夠近時(shí),它們才會(huì )騰起一波鳥(niǎo)浪。飛得低,像一團黑云的都是一些雁,比如豆雁、灰雁,白額雁。飛得高,三三兩兩的便是鶴,絕大部分是灰鶴。在灰鶴的大集體里,往往會(huì )夾著(zhù)幾只白枕鶴,幾只白頭鶴。這時(shí)候,你只要把頭仰得足夠高就行,鶴的小部隊就像風(fēng)箏一樣在你頭頂上飄來(lái)飄去——還是吹著(zhù)喇叭的風(fēng)箏。
                紅海灘上傳來(lái)丹頂鶴的高歌,這種聲音是建立在一個(gè)更高的領(lǐng)域和層次上的。那些檉柳的枝條,大片的堿蓬將海灘裝飾成一塊巨大的紅地毯。好像丹頂鶴頭上那塊紅就是這片地毯染紅的一樣。當它們高歌時(shí),整個(gè)海灘都是靜止的,好像全世界都在聽(tīng)它歌唱。它的歌聲賦予這片海灘一種特殊的榮耀。若干年前,丹頂鶴發(fā)出這種聲音的權利曾被剝奪。因為它的歌聲對這片土地微不足道,不能產(chǎn)生任何經(jīng)濟效益。而今,所有針對這片土地的措施:退耕還濕,退養還灘,生態(tài)補水等等,都是為了留住丹頂鶴的歌聲。換一個(gè)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一片擁有丹頂鶴的紅海灘,才是有價(jià)值的,有生命的。
                丹頂鶴還在歌唱,蘆葦地里發(fā)出了另一種不同的聲音:就像拖拉機遠去的嗒嗒聲,也像電腦鍵盤(pán)的快速敲打聲。極目望去,紅色的抽油機正向大地磕頭,發(fā)出的是咔嚓聲。野大豆地里有拖拉機耕作過(guò)的輪胎印,但野大豆已收割完畢,拖拉機上岸了。然后,在蘆葦地上空,我看到一排橫貫的高壓電線(xiàn),每個(gè)電線(xiàn)塔上都有一個(gè)由干樹(shù)枝搭的大鳥(niǎo)巢,每個(gè)大鳥(niǎo)巢旁邊都站著(zhù)它的主人——東方白鸛。但有一只鳥(niǎo)巢里站的不是它的主人,而是一只普通鵟。旁邊的電線(xiàn)桿上站著(zhù)一只東方白鸛,上下喙正不停地敲打著(zhù),像兩塊長(cháng)快板,發(fā)出嗒嗒聲,向普通鵟發(fā)出警告。然而,它的警告并沒(méi)有起到作用,普通鵟賴(lài)在它的巢里就是不出來(lái)。
                空中傳來(lái)幾聲喜鵲的喳喳聲,一只喜鵲怒氣沖沖地飛到電線(xiàn)桿上,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就往普通鵟頭上跳。
                普通鵟被趕走了。
                最后,水面上傳來(lái)一種更復雜的叫聲。除了小天鵝的吵鬧聲,骨頂雞的打嗝聲,還有幾千只鵲鴨聚在一起,發(fā)出像信鴿的呼哨聲外,還有一種我一輩子也不會(huì )忘記的聲音:像牛吃草時(shí)滿(mǎn)足的哞哞聲,像小狗沒(méi)事找事時(shí)的汪汪聲,像一只青蛙蹲在水塘邊的呱呱聲,也像一只即將要被宰殺的家鵝發(fā)出的絕望掙扎聲。如果你再聽(tīng)仔細點(diǎn),還像一頭餓極了的豬對美食的渴求之聲。而更神奇的是,這種聲音都來(lái)自同一種鳥(niǎo):卷羽鵜鶘。
                就像一排白色的戰艦,21只卷羽鵜鶘在水面緩緩游蕩。它們看似語(yǔ)無(wú)倫次的聲音,實(shí)際上是對這片濕地最高的贊美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(guān)鏈接

              人人爽人人澡人人高潮|国产精品亚洲а∨天堂免在线|2020国产成人综合网|国产成人久久婷婷精品流白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