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d1jzj">
    <thead id="d1jzj"></thead>
      <address id="d1jzj"><address id="d1jzj"><nobr id="d1jzj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1jz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福島核污水再度泄漏 管理混亂積重難返

             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2-19 來(lái)源:法治日報 環(huán)球法治 作者:蘇寧
              圖為日本民眾在東京電力公司總部大樓外集會(huì )抗議。 CFP供圖
              □ 本報記者 蘇寧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據日本《每日新聞》報道,針對福島第一核電站2月7日發(fā)生的核污染水泄漏事故,東京電力公司2月15日公布了調查結果,稱(chēng)泄漏系工作人員未關(guān)閉手動(dòng)閥門(mén)所致。
                一直以來(lái),東京電力公司在處理核污染水過(guò)程中事故問(wèn)題接連不斷。此次事故的發(fā)生,充分暴露東京電力公司內部管理混亂無(wú)序、日本政府監管不實(shí)不力,再次證明核污染水處理裝置不具長(cháng)期可靠性,外界完全有理由對日本排放核污染水感到擔憂(yōu)。與此同時(shí),此次核污染水泄漏事故也再次凸顯建立利益攸關(guān)方充分實(shí)質(zhì)參與的有效國際監測十分必要。
              再為泄漏事故詭辯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,2月7日上午,位于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站廠(chǎng)區內的核污染水凈化設備發(fā)生泄漏事故,造成約5.5噸核污染水泄漏,泄漏水中的放射性銫和鍶的含量估計高達220億貝克勒爾。雖然東京電力公司辯稱(chēng)泄漏“對核電站廠(chǎng)區外沒(méi)有影響”,但有報道指出泄漏點(diǎn)地下土壤的輻射劑量值達到周邊輻射劑量值的350倍。
                由于泄漏水大部分滲入地下,8日起,東京電力公司開(kāi)始對泄漏點(diǎn)周邊的土壤展開(kāi)回收作業(yè)。截至14日,已經(jīng)回收了27立方米受污染土壤,后續將繼續進(jìn)行土壤回收作業(yè),直至輻射劑量值恢復至平時(shí)水平。
                此次發(fā)生泄漏事故的設備介于事故核反應堆與多核素去除設備(ALPS)之間,用于吸附去除流經(jīng)堆芯的核污染水中的放射性銫和鍶。7日當天,該設備正在進(jìn)行清洗作業(yè),核污染水被發(fā)現從設備相連的排氣口流出。東京電力公司事后調查發(fā)現,按照操作規程原本應當手動(dòng)關(guān)閉的16個(gè)閥門(mén)中有10個(gè)處于開(kāi)啟狀態(tài)。該公司15日公布調查結果,稱(chēng)泄漏系工作人員未關(guān)閉手動(dòng)閥門(mén)所致。
                事故發(fā)生后,日本原子能規制委員會(huì )口頭指示東京電力公司全力回收泄漏核污染水,并對周邊排水渠加強監測,防止核污染擴散。福島縣地方政府不僅要求東京電力公司查明事故原因,還要求其采取措施杜絕事故再次發(fā)生。福島縣危機管理部長(cháng)渡邊仁不無(wú)擔憂(yōu)地提及去年10月發(fā)生的核污染廢液噴濺事故,要求東京電力公司進(jìn)一步嚴格落實(shí)安全管理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然而,東京電力公司“前科累累”,并不能令人放心。該公司歷史上曾數十次被曝光造假及事故丑聞;2011年福島核事故后,東京電力公司不但未能汲取教訓,還企圖隱瞞堆芯熔毀的事實(shí),并在之后的核電項目上繼續漠視安全、知錯不改;在核污染水處置問(wèn)題上,東京電力公司違背承諾,強推核污染水排海。
                更令人氣憤的是,即便是在外界近來(lái)對東京電力公司反復呼吁的情況下,因內部管理而導致的事故問(wèn)題依然頻發(fā):去年3月,核污染水凈化設備剛剛啟動(dòng)2天,就出現故障,導致8噸核污染水流入其他罐體而無(wú)法正常檢測放射性物質(zhì)含量;去年6月,用于輸送核污染水的軟管龜裂導致外泄,核污染水儲罐周邊積水中檢出高于正常值的放射性物質(zhì);去年10月,多核素處理系統管道脫落導致核污染廢液噴濺,兩名作業(yè)人員被緊急送醫,而對于事故中噴濺的廢液總量,東京電力公司的描述前后矛盾,相差居然有幾十倍;去年12月,東京電力公司一名作業(yè)人員臉部遭放射性物質(zhì)污染。
              最新事故敲響警鐘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一再發(fā)生的事故一次又一次證明,東京電力公司在安全管理能力、處理流程方面存在巨大漏洞,更缺乏基本的誠信精神和社會(huì )責任感。此次最新事故的發(fā)生,再次給日方乃至國際社會(huì )敲響了警鐘。
    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只要發(fā)生事故的核電站不被拆除報廢,核污染水就會(huì )源源不斷產(chǎn)生,因此,事故核電站的拆除報廢作業(yè)尤為引人關(guān)注。但是,由于事故核電站內發(fā)生了堆芯熔毀,不受控制的核反應無(wú)法停止,人員無(wú)法靠近,拆除技術(shù)難度極大,相關(guān)施工工期一拖再拖。
                東京電力公司最初曾計劃在2021年啟動(dòng)堆芯熔毀物的試驗性取出作業(yè),但據日本共同社1月25日報道,東京電力公司已經(jīng)第三次推遲了試驗性取出作業(yè),目前的計劃是在今年10月再次嘗試。據報道,堆芯熔毀物總量達到880噸,而試驗性取出作業(yè)的目標是以克為單位。堆芯熔毀廢物不取出,核反應就停不下來(lái),就需要不斷用水降溫,核污染水也就源源不斷地產(chǎn)生。如果按照現在的情況發(fā)展下去,將繼續產(chǎn)生更多的核污染水,核污染水排放期限為30年的結論并不可靠。日本原子能協(xié)會(huì )福島第一核電站廢堆研討委員會(huì )委員長(cháng)宮野廣曾指出,估計堆芯熔毀廢物的取出最快也要50年,長(cháng)則100年。
                另外,福島事故核電站內還存放著(zhù)數百根核燃料棒,相關(guān)取出作業(yè)工期也由2023年度推遲至2025年夏季前后。
                上述事實(shí)及接連不斷的事故均表明,單憑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,根本無(wú)法確保核污染水凈化裝置以及排海設施長(cháng)期穩定有效運行。國際社會(huì )有充分理由參與全過(guò)程監督,日方理應全面配合。
                但日方仍一意孤行。據日本媒體報道,本月下旬,東京電力將進(jìn)行第四輪核污染水排放,排放量約為7800噸,與前三輪相同,排放預計3月完成。而2024年度(4月起的財政年度),東京電力公司計劃進(jìn)行7輪排放,總計約排放5.46噸核污染水。
              日本政府置若罔聞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國際社會(huì )一再表態(tài)稱(chēng),日本政客應當展現責任與良知,嚴肅處置東京電力公司安全隱患,叫停接下來(lái)的排放計劃,與國際社會(huì )協(xié)商,找到各方認可接受的核污水水處置方案。然而,日本政府對這些聲音置若罔聞,將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對外公關(guān)、游說(shuō)“洗白”上,并未在核污染水安全處置和監督方面下功夫。
                據日本《每日新聞》報道,近日日本外相上川洋子在斐濟就核污染水排海再次進(jìn)行辯解,但一些太平洋島國論壇成員對此表示擔憂(yōu),各國一致認為日本必須根據科學(xué)證據提供解釋。
                中國外交部發(fā)言人汪文斌指出,此次核污染水泄漏事故,再次表明日本東京電力內部管理混亂無(wú)序等痼疾積重難返,日方有責任及時(shí)全面透明的公布事故信息,作出負責任的說(shuō)明。日方排海計劃長(cháng)達30年,甚至更久,日方能否確保在未來(lái)的排放管理當中做到安全可靠?福島核污染水凈化裝置和排海設施能否長(cháng)期穩定有效運行?中方有理由對此感到擔憂(yōu),要畫(huà)一個(gè)巨大的問(wèn)號。
                包括中方在內的國際社會(huì )強調,此次事故再次凸顯建立長(cháng)期有效國際監測安排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國際輿論敦促日方以嚴肅認真的態(tài)度回應國際社會(huì )關(guān)切,以負責任的方式處置核污染水,全面配合建立周邊鄰國等利益攸關(guān)方實(shí)質(zhì)參與獨立有效的長(cháng)期國際監測安排,切實(shí)防止排海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。
              人人爽人人澡人人高潮|国产精品亚洲а∨天堂免在线|2020国产成人综合网|国产成人久久婷婷精品流白浆